<p id="3thfx"></p>

      <form id="3thfx"><nobr id="3thfx"></nobr></form>

              <address id="3thfx"></address>

              <address id="3thfx"></address>

              <form id="3thfx"><nobr id="3thfx"></nobr></form>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社會民生 >> 瀏覽文章

                  支教大學生一個人的畢業典禮

                  甘孜日報    2020年07月13日

                  顧文迪與學生合影。

                      ◎巴塘縣融媒體中心 楊丹 本網記者 謝臣仁 文/圖

                      7月7日上午9點50分,海拔2500米的巴塘縣中學,支教大學生顧文迪身著學士禮服靜候“畢業典禮”。

                      上午10點,“畢業典禮”開始,一群身著盛裝的藏家孩子整齊列隊,清脆的童音響起:“顧文迪同學,祝賀您本科畢業,獲得學士學位。”

                      掌聲響起,歡呼響起,學士帽拋向天空,畫出美麗的弧線,為顧文迪的大學生活劃上圓滿的句號。

                  這是一個人的畢業典禮,沒有盛大的儀式,沒有芬芳的鮮花,沒有朝夕相伴的老師和同學,只有一群相伴4個月的藏家孩子,簡樸卻又讓人終生難忘。

                      望著歡呼雀躍的藏家孩子,幸福的淚水溢出顧文迪眼角。

                      107個藏族孩子見證她的畢業時刻

                      6月下旬,西華大學舉行2020年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而在距離成都千里之外的巴塘中學支教的西華大學理學院2016級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畢業生顧文迪錯過了。

                      可大學畢業典禮一生只有一次,顧文迪要為自己舉行“一個人”的畢業典禮。

                      經過精心的準備,7月7日,顧文迪在海拔2500米的巴塘中學舉行了特殊的畢業典禮。

                      身著印有校徽、自己名字和學號的學士服,青春靚麗的顧文迪顯得光彩照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孩子們把老師的畢業典禮當做自己的節日,他們身著最漂亮的民族服裝,拿著顧文迪為他們準備的眼鏡和扇子等道具,與顧文迪一起等候著“畢業典禮”的到來。

                      按照約定的時間,上午10點,“畢業典禮”舉行,藏家學生為老師顧文迪撥穗正冠,一場特殊的畢業典禮簡樸簡短,卻又別具特殊意義。

                      藏家孩子為顧文迪唱著祝福的藏族歌曲,為她獻上潔白的哈達。孩子們戴上眼鏡,拿著小扇子,爭著與顧文迪擺著pose合影。典雅的學士服、精美的民族裝,幸福青春的臉龐、純真稚嫩的笑容,交相輝映,明媚燦爛,宛如高原艷陽。

                     沒有校長為她撥穗正冠,沒有老師和同學相伴左右,雖有些許遺憾,但更多的是收獲、是幸福。“看著學生圍繞畢業典禮問個不停的樣子,我覺得很欣慰,希望我的這場畢業典禮能給他們打開一扇更大的窗戶。”顧文迪感慨地說。

                     畢業季,她選擇奔赴藏區支教

                     波光粼粼的河流、郁郁蔥蔥的草地、連綿起伏的群山、悠閑踱步的牛羊,夏日的“高原江南”巴塘生機勃勃。

                     顧文迪的青春如夏花般燦爛,綻放在雪域高原。

                     2019年11月,聽聞西華大學準備派駐學生到對口幫扶縣——巴塘縣開展第三批支教工作。顧文迪立刻申請報名,請纓前往。

                     1999年出生的顧文迪是西華大學理學院2016級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年紀最小的女生,但她人小志氣高,骨子里有一股子拼勁。大一競選班長,大三成為院學生會主席和學校黨委宣傳部學生組織的負責人。四年的校園生活讓她從一個懵懂的清純少女變成成熟穩重的大學生。

                      顧文迪是一個有責任感和愛心的女孩子,多次參加公益活動,服務社會廣為善行成為她的追求。

                      當得知被批準赴巴塘縣支教時,顧文迪激動不已。可事情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以往同學都是大二或大三時去支教,大四學生選擇去支教就等于放棄了實習和應屆生的校招機會,并且支教也和畢業答辯沖突;父母聽說女兒要到藏區支教,也頗為擔心。

                      一邊是想要去支教的強烈愿望,一邊是父母的擔心和畢業諸多事情需要辦理,眾多因素都困擾著顧文迪的內心。學校和教師們為解決顧文迪的實際困難想辦法:教務處把顧文迪作為最后一批學校畢業生參加答辯,解決了她的擔憂;學校派駐巴塘縣扶貧干部許宇生給她傳遞巴塘信息,鼓勵她、支持她,給了她極大的信心;輔導員劉偉和學校地方合作與服務處的張歐積極與巴塘縣協調,為她支教牽線搭橋……4月10日,支教終于成行,顧文迪來到高原巴塘。

                     在雪域高原留下最美青春印記

                     來到巴塘,顧文迪承擔起七年級六班和十五班兩個班的英文教學任務,而十五班是學校公認的“皮孩子”班。

                     顧文迪了解這一情況后,琢磨著怎樣讓這些孩子接受自己、愛上英語課。通過了解,她知道十五班的孩子們特別喜歡唱歌,她決定從唱歌著手。孩子們唱藏文歌,顧文迪唱英文歌,此起彼伏,交相呼應,你方唱罷我登臺,一場“拉歌會”下來,孩子們對顧文迪認可了,也很佩服她英文歌唱得“杠杠地”,都想像顧老師那樣把英文歌唱得那么好,從而熱愛上了英語課。

                     “拉歌會”一奏效,每次上完課,顧文迪都選擇用學英語歌的方式來鞏固上節課學過的語法。孩子們的歌聲乘著風兒,飄蕩在校園上空,這讓其他班級的學生羨慕不已,也拉著她要學英語歌。原來為顧文迪擔憂的老師翹起了大拇指:“顧老師,牛!”

                      初到巴塘,顧文迪有些水土不服。干燥的氣候讓早已習慣了內地濕潤氣候的顧文迪鼻子經常沁血。有一次半夜突發腸胃炎,她被送進了醫院。惦記著班上的孩子們,沒住兩天院,她就“逃”了出來。“我年輕,扛得住,學生的學習可耽誤不得。”顧文迪很驕傲自己有個好身體,她說:“幸好我身體爭氣,如果適應不了高原環境,很有可能就被‘遣送’回家了。”

                      不同于其他支教的老師,顧文迪面臨著畢業論文和教學的雙重壓力。白天上課,晚上她就回到寢室挑燈夜戰,完成論文。教書育人獲眾人盛贊,畢業論文得導師好評,顧文迪獲得了“雙豐收”。

                      4個月的高原生活,讓顧文迪與孩子們結下了深厚友誼,她成為孩子們的偶像。學生次仁說:“我們都很崇拜顧老師,我以后也要像她那樣讀大學,有了本事報效家鄉。”學生扎西尼瑪說:“顧老師的課生動有趣,讓我們在快樂中學到了知識,我以后要考顧老師讀書的那所大學。”言傳身教、潛移默化,顧文迪已經讓孩子們對未來有了無比的期待。

                      今年8月,顧文迪就將結束支教生活,她將考研繼續學業。支教生活是短暫的,但留存在顧文迪心中的記憶是永恒的,因為她在雪域高原留下了最美的青春印記。她忘不了巴塘這座美麗的城市,忘不了朝夕相處的107個藏家孩子,更忘不了海拔2500米的那個特殊的畢業典禮。

                1. 上一篇:四川10所省屬重點高校實施深度貧困縣幫扶專項計劃
                2. 下一篇:我州出臺城鎮非居民用水超定額累進加價制度

                3.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尚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