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3thfx"></p>

      <form id="3thfx"><nobr id="3thfx"></nobr></form>

              <address id="3thfx"></address>

              <address id="3thfx"></address>

              <form id="3thfx"><nobr id="3thfx"></nobr></form>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聚焦甘孜 >> 瀏覽文章

                  高原張開銀翅膀——我州民用航空發展歷程回眸

                  甘孜日報    2020年08月28日

                  甘孜格薩爾機場歡迎廈門游客。

                  ◎本網記者 劉小兵 文/圖

                  “在每一天太陽升起的地方,銀色的神鷹來到了古老村莊,雪域之外的人們來自四面八方,仙女般的空中小姐翩翩而降……轉眼就改變了大地的模樣。”1995年,甘孜州籍歌手亞東演唱的歌曲《向往神鷹》在中央電視臺第三屆全國音樂電視評比中獲得第一名,很快風行全國。這首歌不僅好聽,還表達了高原兒女對“飛機夢”的追求。

                  2019年9月16日上午9時28分,一架由四川航空執飛的A319飛機映照著太陽,穿過云層,最后平穩降落在我州甘孜格薩爾機場,首航成功標志著該機場正式建成通航。至此,我州成了全省唯一擁有三個民用支線機場的市州。如今,格薩爾機場與康定機場、稻城亞丁機場,共同構成了空中交通“金三角”,全州交通運輸格局正發生著歷史性轉變。

                  逐夢:從無到有 突破千年瓶頸

                  芳草悠悠,窯洞成群。在甘孜縣斯俄鄉,有一個被當地人叫做十八軍窯洞群和甘孜老機場的紅色旅游景點,每年都會吸引近萬人參觀。這里也被不少人看作是甘孜人“飛機夢”的起點。

                  據相關資料記載,1943年,西康省政府打算在甘孜縣斯俄鄉修筑飛機場,但最終沒能成功。新中國成立后,為和平解放西藏,十八軍經甘孜進軍西藏;1951年春,十八軍先遣部隊出現給養困難,上級決定搶修甘孜機場,打通空中通道,以轉運物資。當年4月,位于斯俄鄉的甘孜飛機場正式開工建設,當年11月機場舉行落成典禮。在修建甘孜機場的過程中,部隊為了不驚擾群眾,就挖掘坑洞作為住所,便留下了今天的18軍窯洞群。后來,甘孜機場因技術指標不符合在高原起降的要求,而變成了迫降場,但這次搶修機場的實踐卻為甘孜人民種下了“飛機夢”,也積累了在高高原修建機場的寶貴經驗。

                  新中國成立后,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民航事業發展迅速,甘孜干群對“飛”的渴望也愈發強烈。

                  20世紀90年代,甘孜州委、州政府開始為甘孜人民的“飛機夢”展開實踐,計劃修建康定機場。但在發展水平本就滯后的高海拔地區建造機場談何容易?當時我州在這方面的基礎更是幾乎為零。為能建成康定機場,甘孜州委、州政府一方面組織人員到四川內地和西藏地區的相關機場學習,另一方面在省委、省政府的關心關懷下,大力爭取國家對民族地區民航事業的支持。

                  如今,在康定市新都橋鎮,有一個被當地人叫做飛機壩的地方,這是一處開闊地帶,也是甘孜民航發展的重要物證——1992年,我州在這里進行臨時機場試飛,為機場建設取得相關數據,也加快了康定機場建設的前期工作。1993年,在國家和省委、省政府的關心下,康定機場場址確認工作完成;1994年,機場預可研報告編制完成。但就在1994年,意外的事發生了——因高海拔機型選擇困難等技術原因,雖然國家將康定機場列入了“九五”計劃,但最終還是決定康定機場暫不立項,繼續進行可行性論證。

                  不管遇到多大的艱難險阻,都不能遏制甘孜人對“飛機夢”的追求。在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州在1995年至1999年,堅持爭取機場建設項目。在黨中央、國務院和國家相關部門的關心支持下,我州終于在1999年10月再次正式啟動了康定機場前期工作。為盡快開辟空中通道,我州再度抽調精兵強將組成機場籌建辦事機構,機場建設項目前期工作就像開足馬力的火車全速前進:2000年我州完成了預可研報告修編、機場進場便道建設、機場地形測量與地質勘察、地質災害評價報告及評估、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氣象觀測站建設等工作;2006年5月,國務院、中央軍委正式下文批復康定機場予以立項。

                  2006年9月7日,我州在折多山上舉行了康定機場開工儀式。此時,距我州提出建設第一個民航機場的計劃已過去了十多年,這十多年是一個追逐夢想的過程,也是一個積蓄力量的過程。至此,甘孜便按下了民航事業發展“加速鍵”。

                  圓夢:從零到三 飛越天塹

                  2008年10月22日,是載入我州交通發展史冊的日子——當天上午9時45分,一架東航波音飛機從成都飛抵康定,平穩降落在康定機場海拔4280米的停機坪上,標志著康定機場正式通航,從此四川省面積最大、風景最優美、資源極豐富、條件卻最艱苦的甘孜州有了第一個民用機場。雖然從1992年開展前期工作到正式通航,已近16個年頭,但從2006年9月開工到正式通航卻只花了兩年。

                  康定機場通航對進一步改善我州交通狀況,加快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提高當地群眾生活水平,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也鼓舞了甘孜人民加快發展、科學發展的信心。

                  飛機有翅膀,能飛過高山;人心有了翅膀,則能飛過千山萬水。

                  2011年,四川省委提出形成“北有九寨黃龍,南有稻城亞丁”的全省涉藏地區旅游發展格局,并提出打造以稻城亞丁為核心的金沙江流域大香格里拉國際精品旅游區。稻城如何才能抓住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建設民用機場則是其巨大助力。

                  民有所呼,政有所為。《四川省“十二五”綜合交通建設規劃》明確將稻城亞丁機場列入重點民航項目。2011年4月,國務院、中央軍委批復稻城亞丁機場予以立項。2013年9月16日,海拔4411米的稻城亞丁機場正式通航,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機場在甘孜高原投用。2014年7月,稻城亞丁機場正式開通貨運業務,成為甘孜州康南片區重要的客貨交通運輸樞紐,稻城及周邊各縣的新鮮松茸第一次成批“走”出州境,擺上了全國各地的餐桌。

                  稻城亞丁機場的開通,進一步彰顯了民航事業對甘孜發展的重大作用,激發了甘孜人對民航發展的更高追求。

                  2013年7月4日,甘孜格薩爾機場場址獲國家民航局批復; 2014年1月29日,機場進場公路開工建設;2015年10月9日,機場項目獲國家發改委通過,2015年12月15日,甘孜格薩爾機場經國務院、中央軍委批準立項,標志著我州正式開始構建空中“金三角”通道。2017年6月,坐落在康北腹地的甘孜格薩爾機場正式開工建設,且被列為甘孜州“十三五”期間“交通先行”戰略的重大項目。2019年9月16日,甘孜格薩爾機場正式通航,我州成了全省唯一擁有三個民用支線機場的市州。

                  從2008年康定機場通航,到2019年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這11年,是甘孜人民在家門口坐飛機“圓夢之旅”的不懈追求,讓甘孜搭建起了陸空立體交通網絡的主體架構,為甘孜高原構建“鐵公機”齊上陣、廣覆蓋的現代交通體系打下了堅實基礎。

                  造夢:乘“機”而為 前途廣闊

                  今年6月29日,甘孜格薩爾機場開通甘孜—拉薩航線,這也是我州第二條進藏航線。8月20日以來,一條“甘孜三機場開通廈門航線”的消息刷屏各大媒體;8月25日16時45分,甘孜格薩爾機場迎來廈門—甘孜航線的首次航班,標志著我州與第三個沿海省份搭建了空中橋梁……近年來,與甘孜民航相關的事件屢見報端,且每次都引發熱議,這正是甘孜民航事業持續向好發展,不斷發揮作用的體現。

                  民用機場的主要功能是客、貨運輸,其作用不容小覷。2013年“4·20”雅安蘆山地震期間,康定機場承擔了危重傷病員空運轉院的保障任務,讓我州群眾感受到機場的通航不僅架起了聯通世界的橋梁,更打通了生命的綠色通道;2013年,稻城亞丁機場通航后的第一個春節,常年在稻城工作的小張第一次在大年三十趕回了成都老家,也是在這個春節以后,稻城招不進、留不住外地人才的難題得到了明顯緩解;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后,從成都前往甘孜縣的路途時間由十幾個小時縮短為1個小時……

                  從應急救援、對外聯系到吸引游客、招引人才,從資源開發、招商引資到特產外銷、解放思想,從吸納就業、財政創收,到培養人才、豐富業態,民用機場的效益是多樣的。“建好民用機場只是第一步,用好民用機場更關鍵。”四川康定機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在不斷拓展航線、增加運力的同時,公司還大力推行“飛機+”戰略,積極探索實施“飛機+汽車租賃”“飛機+運業”“飛機+酒店”等項目,力求充分發揮民用航空對我州經濟社會發展的帶動作用。

                  據了解,我州三座民用機場近三年來平均年吞吐量約30萬人次。截至目前,我州三座民用機場現有航線15條,日平均航班量為22班次,航線可達成都、重慶、杭州、廣州、西安、拉薩、珠海、廈門、瀘州等多個省內外城市。三座機場運營后現有甘孜州籍員工287人,約占三座機場員工總數的53%。

                  眾多數據和事例已經證明,三座民用機場的建成,從便捷出行、資源變現、就業增收、文化交流等方面,為甘孜人民帶來了顯著的“紅利”。

                  值得一提的是,民用航空的發展也進一步解放了甘孜人民關于“飛”的思想,飛機的運用正在我州不斷豐富。現在,我州不僅建成了多個應急直升機停機坪,開拓了用大型無人機轉運松茸的創新做法,還引進了直升機低空旅游和搜尋救援項目。

                  山高路遠多阻礙,一朝飛天氣象新。可以說,民航事業的發展,為甘孜人民開啟了新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甘孜干群正在三個民用機場和其他與飛機相關的實踐探索上,編織著更美好的“飛天之夢”。

                  今年我州兩會期間,《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20年我州將編制完成第4個民用支線機場選址報告。多年探索,多年進取,甘孜高原早已展開銀色的機翼,民航事業的發展,也將為我州經濟社會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


                1. 上一篇:州公安局召開黨委擴大會暨全州公安機關......
                2. 下一篇:沒有了

                3.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尚殇网